400-123-4567admin@baidu.com

常见问题解答

智能音箱,正走在智能手表的老路上

发布日间:2017-07-27   浏览次数:

去年,我和同事在体验HTC Vive(虚拟现实)的时候,边试边骂街,心里非常激动。

 

当时我们想给科技产品拟一个“卧槽指数”,意思是在试用哪个科技产品的时候,骂街次数最多的产品是有一定代表性的,当时HTC Vive的卧槽指数非常高,同事甚至在不少小Demo的时候都全程骂到尾——“卧槽,还有这种操作”的卧槽。

 

今年,我看一些媒体评测任天堂的新掌机Switch和《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也提出了一个新鲜的词汇,可以理解为“时间新鲜度”,意思是当你在体验一款产品,越体验越发现打开了新大陆,并且深陷其中……那么它的时间新鲜度也就越高,即你长时间使用之后越发现离不开它了。

 

我觉得只要“卧槽指数”够高,“时间新鲜度”也够高,一个数码产品可能就成了一大半了。

 

说实话,今天我在写各种智能音箱技术、产品、体验的稿子的时候,其实很像是去年我写VR(虚拟现实)时的感受——“卧槽,卧槽,卧槽”、“买买买”……

 

可以肯定地是,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和人工智能公司都试图在智能音箱这个品类上一展身手,而这一“看得见”、“摸得着”、“听得到”的硬件产品,也确实远比“PPT人工智能”来的靠谱。

 

但智能音箱,真的是人工智能技术到位了,就能火起来的产品么?

 

音箱的智能和“时间新鲜度”,受制于可以绑定多少智能电器……

 

巨头的闯入迅速给音箱市场升温。

 

2017年1月:百度联合小鱼在家发布搭载了DuerOS的视频对讲机器人;

2017年6月:腾讯联合数字家圆发布搭载了小微的“亲见H2”;

2017年7月:阿里推出搭载了AliGenie人机交互系统的“天猫精灵X1”。

 

巨头公司和音箱制造厂商纷纷卡位音箱,更多的是体现争夺智能家居入口、以及背后大数据的决心。

 

但即使是在两年就开始布局的叮咚音箱、三年前就启动创业的Rokid,如今在智能音箱的C端赛道上都做得不够好,原因并不在于音箱本身。

 

一方面是中国消费者对于传统音箱的历史遗留问题;另一方面,中国消费者的家庭环境与智能音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场景元素并不充分,自然不能形成刚需。

 

与音箱的音质、识别准确度等自身素质无关,智能音箱的“时间新鲜度”取决于你家里有多少可连接的智能电器。只有当家庭中拥有足够多的智能设备,智能音箱“语音控制”的核心功能才能起到作用。

 

买不买智能音箱这个问题,从“音箱做的好不好”变成了“消费者已有多少智能设备”,“这些智能设备能不能连接”,以及“能不能完成更好的体验”的问题。

 

这与大多数智能音箱生产厂商极力炫耀和想要展示的人工智能技术其实没有任何关系,反而是一个单纯的商业问题。

 

大部分的普通人家里,没有这么多可扩展的边际产品。而即便是有足够多智能硬件的“极客之家”也面临一个“站队”的问题:

 

我买了天猫精灵,连不上京东智能的空调;我买了叮咚音箱,连不上阿里智能的加湿器;我买了亲见H2,连不上小米的电灯。

 

过去3年中智能家居领域军阀混战的局面,尚且可以用“在一个手机上装一堆控制App”来解决。但厂商总不可能让用户在家里买一堆智能音箱。

 

而反过来说,想用一个单价千元左右的智能音箱来约束用户“只能买某个平台合作的家电”,也是非常不现实的。

 

因此,中国智能音箱的“技能”永远只能停留在听歌、听相声、听天气预报这种不痛不痒没有利益纠葛的领域上。

 

西方的火,不一定是东方的火

 

2014年11月,智能音箱的“祖师爷”亚马逊的Echo正式发布。你能看到如今这么多的智能音箱、BAT的厮杀,基本上都是源于这款产品。

 

2014年的Echo更多的还是专注在音箱上,让人很难发现它是一个家庭场景的入口,更别提有多少“卧槽指数”了;2017年的Echo摇身一边成为了一个语音为基础的平台,根据报道,它开放出来的技能已经超过10000种。

 

或许,终究是看穿了Jeff Bezos的诡计,在Echo发布两年后,搭载Google Assistant的Google Home正式面市。

 

至今不到三年时间,Echo的数量接近1000万台。根据市场咨询公司eMarketer发布的报告,美国智能音箱用户约70.6%是亚马逊用户,Google只占了23.8%。正是亚马逊上演的这场音箱的奇袭,点燃了正寻求新增长点的中国消费电子品市场。

 

但很大意义上,中国音箱市场的火热并不仅仅是因为Echo的出现。2017年苹果WWDC上,苹果正式推出了音箱产品HomePod,这款产品主打音质,并未过多的强调人工智能以及语音助手。

 

“苹果这样定义产品是非常聪明的,因为对话音箱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感觉。但如果它是苹果的一个音箱产品,而且主打传统的‘音质’概念,可能才能引起更多消费者的注意。”一位音箱产业的人士对PingWest品玩说。

 

其实他讲得是一个自然逻辑的问题——从本来就有“买音箱”的习惯,到“有一台音箱”,最后习惯用语音和音箱对话,这是亚马逊以及海外市场做音箱的逻辑。

 

但这和目前在中国市场强调人工智能的产品不同——在中国,人们很少有隔几年买一台音箱的习惯,更是很少有时间去关注智能音箱;况且人工智能是一个晦涩的技术,中文语音的技术本身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换言之,西方世界对于音箱没有“卧槽”般的惊讶,它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过程——智能音箱源自于对传统音箱这一品类的自然延伸。

 

而中国市场,用人工智能为音箱包装一个概念,强行给不需要音箱的用户塞一个音箱,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了。

 

海外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就出过一份报告——今年将会有200万台智能音箱进入中国市场,但比起美国的1400万台还是较逊色。我们也用极光大数据跑了一份国内市场主流智能音箱数据报告,来体现目前智能音箱用户占有率的问题:

 

主要跑的是目前已售智能音箱的app的装机量,当然,产品排名和app发布时间有很大关系

 

由于所有智能音箱都需要在初始化时与手机App相连,我们可以通过手机App的安装量侧面观察出智能音箱的出货水平。从上图的数据可以看出,国内智能音箱产品的排名与音箱发布的时间有直接关系,产品排名和app发布时间有很大关系,但两年前发布并持续推出新品的叮咚音箱(App名为“智能音箱”)的装机量也仅9万左右。

 

尽管这一数字并不完全代表销量,但从数量级来模糊判断智能音箱在过去两年里整体的普及度甚至没有智能手表高。

 

智能音箱在消费级市场,目前还没有起量。

 

但,究竟要熬要多久?

 

“巨头闯入实际上好事,让更多的人知道还有这样的产品存在”、“目前能够实现的功能还有限,我们会继续打磨边界”、“功能会随着产品升级越来越完善”、“要有点耐心等待这个市场的爆发……”

 

这几乎是采访每家音箱公司在“如何看待中国音箱市场不温不火”的问题时的答复。

 

音箱企业主和市场研究机构都认为,中国市场要等到智能音箱市场爆发,可能还是要到明后年再看。

 

PingWest品玩也统计到,尽管BAT平台全部都在布局人工智能以及智能音箱,但目前为止,能到达消费者手中的产品在10款左右。

 

要知道,消费者从来不会为技术付费。这一年,AI技术的增长无非最终是要落到消费硬件上,有更多的硬件用来获得更多的消费者,消费者为产品付费,产品公司为技术付费,最后形成一个良性的环。

 

在市场还没起量、消费者对于智能音箱还没有特殊概念、巨头介入市场教育消费者的前期,“熬下去”可能是每家音箱企业、制造商能给出的唯一答案。

 

当然“熬下去”无非是需要有钱撑下去——或是继续融资抬高估值,或是开源节流,用以继续打磨产品的体验,继续拓展音箱在家庭场景的应用,直到音箱市场的爆发,消费者认可。

 

但高估值、低销量、不能变现这些问题是否能承载不知道到何时才能火的音箱市场内大量涌入的资本、公司、产品以及创业者?不可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熬到最后的结果不得而知。

 

那些年,最后熬成泡沫的产品……

 

说起“熬下去”,以及每每联系到智能家居,就让我想到那些沦为技术泡沫的产品。

 

两三年前,智能硬件火了一波,但又退潮。本质上,传统硬件+WiFi被灌上了一个Smart的名字,其实到最后发现,根本上就是一个伪需求——人们不愿意用一个手机去控制智能家居,而且对于大众来说,智能硬件接受度不高,那些公司沦为一个大泡沫。

 

去年,VR成为泡沫的原因,是技术存在不足,产品应用范围太窄,体验没有足够好;倒是产品价格高企,企业估值太高,进入的资本又太多,全都闯进入口,却没有出口,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泡沫;

 

今年,AI人才又有了成为泡沫的倾向——人才太贵,企业高估值,但能实现的具体需求又不成正比,不能体现平民化,还不能形成广泛的价值,C端公司可能又要形成一个泡沫;

 

我想划个重点了——那些符合泡沫的元素:

 

短时间大量冒出来——在音箱这个问题上,因为有了BAT技术平台的开放,涌现出一批技术创业,但整体核心技术仍然受制于人;出现大量的套壳产品。BAT三家全部竞争,最后必有炮灰,倒下的就是那些套技术壳的创业者。

 

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做一个好的产品,本质上是一个技术输出的过程;做音箱的公司,本质上还是人工智能公司。技术要落在产品上,让更多的消费者感受到价值。如果只是有高高在上的技术,最后没有带来更多的消费者,投入的技术精力就会沦为泡沫。

 

本质上来看,对话音箱其实是硬件+语音(AI技术)。从目前来看,AI对于语音交互本身的提升仍然有限,C端用户没有大量采用,目前还没有形成广泛的场景应用。

 

从技术成熟落地到产品应用,产品如果没有被大规模消费者使用,没有持续的“时间新鲜度”,或许都要成为昙花一现的风口……

 

其实,我有一台智能音箱

 

作为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士,我家真的有一台智能音箱。

 

几个月前,我风风火火地找到一家智能音箱公司的创始人,在上市前几天就内购了一台。关于语音技术提升效率的问题——现在我基本上养成了用这个产品听歌、播新闻的习惯,每天早上我都会说“xxx,播放新闻!”,“xxx,播放抒情的音乐”。

 

到目前为止,它还是我认为产品做得最好的一家公司——无论产品的外形还是整体的语音技术体验都能给出一个极高的“卧槽指数”,我确实养成了一些语音唤醒的习惯;但仅限于此,组建智能家居的部分就没那么顺畅了,它需要我更换掉所有家里的传统电器,还是要有指向性的。久而久之,它止步于此,再也没有“新鲜度”了,更像是一台“传统音箱”。

 

这让我想到当年买回的第一块Apple Watch,我调整好所有的设置、推送,但到最后,它还是沦为了每天一充的“传统手表”。

 

智能音箱的下场可能就会和躺着吃灰的智能手表一样,用之无益弃之可惜。